🌿Scarecrow🌻🌻

当你是papy的假人朋友

-一位帕厨12.06的生贺
-也许码不完,通宵产物
-垃圾文笔,第二视角,前排提示大写OOC有,不是帕厨把帕写崩了很抱歉!不是杉厨把杉写崩了很抱歉!
-全员友情向,已经回到地面,有些许描写混乱,细节没时间顾上,可能会很乱,请斟酌食用
-前面写得很认真很上心,但你相信我第一部分还没写完我就开始胡思乱想胡言乱语了,现在脑壳有点疼
-如果你是papy的人类朋友 脑洞衍生
-请记住那个帕厨……是个天天想着(日帕吸帕一看到帕就激动得像个傻子的假人)小天使把小天使当做精神支柱的真·帕厨、我字字属实从不当假
-不知道老福特id是啥我就不艾特人了啊
-咸鱼诈尸系列

1.
“大家早上好。”
“早上好啊①盖!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你对那个高个子骷髅笑着回了话,“今天的早餐依旧是你亲手做的爱心意面吗pap?”
“是的!PAPYRUS大厨致力于为他的假(家)人朋友提供每一份精致的早餐!”高个子骷髅发出“捏嘿嘿”的笑声,然后解下围裙的绳结,挂在墙上。
你怔了一下。
接着那个骷髅转身进厨房不知道捣鼓了一下什么,陆续端出了三盘卖相不错的意面以及三对刀叉摆放在铺着干净整齐的蓝白格桌布的桌子上,然后整理好。
你安静地坐在餐桌前看着PAPYRUS的蓝色睡衣的袖子随着他的动作一沉一瓢,不禁感慨pap对于准备早餐这种事情越来越熟练了。
高个子骷髅在摆好盘后,一手叉腰一手摸下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你右手托腮,左手把玩着叉子,看到骷髅许久没有动静,于是微笑着稍稍提了个醒:“pap,早餐饮品,记起来了吗?”
“啊对了!我就说少了什么!”PAPYRUS幡然醒悟,“谢谢你了盖,昨天料理课上TORIEL女士才提醒过的事我竟然忘记了!我记得这可是一顿早餐的点睛之笔呢!”
“不过没关系、对于伟大的PAPYRUS来说,准备一杯牛奶一杯豆浆和一瓶沙拉酱不过是举手之事!根本用不了多久的、盖你就先在这儿坐一会儿,很快就能开吃啦!”PAPYRUS留下个灿烂的笑容便转身又进了厨房。
现在整个客厅只剩你一个人。早晨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户懒洋洋的撒在铺上了白色毯子的木地板上,映出一室光明,你听着不远处厨房里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厨具碰撞的声音在并不如何大的客厅里引起的回响,内心一片舒适,脑子里甚至洋溢着吃完了早餐再睡个回笼觉的想法。还是算了吧,这个想法要不得。毕竟今天可是感恩节啊。
sans似乎还没起床啊。
你又想起之前那个懒骨头脸上带着的似笑非笑的笑容,不禁抖了一下。
明明现在才刚立冬,怎么冷得这么快啊。你心里默默地嘟哝着。
我还是,别叫他起床了吧。你在心里默默思忖着。是挺想帮pap做点事的……之前也不是没去过他的房间,但每一次都会被提前准备好的恶作剧整到然后,被满地的袜子吓出决心。
那个场景真的是,令人永生难忘。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袜子堆里躺着睡觉还把袜子当被子盖的——!
好吧似乎是夸张了点。
你扶额,脑中开始为要不要去叫sans起床这一个问题掀起了一阵阔大的思想狂潮。

“heya,kiddo,早上好啊。”
正当你冥思苦想的时候,那个懒骨头的声音在你的上方炸开。
你猛抬头,只见着装十分整齐的sans正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向你露出了一个微笑。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呢,”sans边说话边下了楼,拖鞋和地面踢踏发出“咚咚”的声音,“难怪你会起这么早了。”
你突然想起那时同样阳光明媚的早晨,和那个金碧辉煌的审判长廊。那些个在空中漂浮的骨头和炮台,以及青蓝相接的那只左眼。
Er,被骨头刺穿身体的感觉可不好受啊,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啊,即使已经过去很久了。
你抚了抚身上的鸡皮疙瘩,回了一句“早上好”。
“好呀,”sans找了个位置在餐桌前坐下,“如果是我的话,在这种日子里,就会在吃完早餐之后钻回被窝里安逸的再睡个回笼觉。”
“要知道冬日的阳光可是很难得的啊。”
“可是现在才刚立冬啊sans,而且我还要把那本物理教材的最后一点读完。”你十分认真的直视sans,回答道。
妈耶怎么跟我之前想到一块去了、我确实想睡个回笼觉来着——但毕竟我是个热爱学习的家伙啊。
“哦,那你可以尝试一下把你的生‘物’钟稍微地往‘候’调一下,毕竟休息重要,”sans摊摊手,“当然你如果执意学习我也是拿你没有办法的。”
你耸耸肩,不可置否。
“SANS,我敢说这是你自回到地上来,起的最早的一次了!”PAPYRUS拿着一杯牛奶和一瓶沙拉酱从厨房出来,走到餐桌前停下,把牛奶放到了你面前,沙拉酱自然是给sans的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bro。”sans接过沙拉酱,“谢啦。”
“伙计们吃快点,我们这个点出发的话应该刚好可以赶上感恩节的活动的开幕!”PAPYRUS像变魔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杯豆浆,坐在了餐桌前,第一个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可是bro,”sans用叉子卷起一叉子意面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盖说他想学习。”
你刚咽下去的肉和面差点没吐出来,你慌忙摆手,说:“感恩节活动我是一定会去的,毕竟生’物‘钟什么的是可以往‘候’调整的是吧sans。”这个活动pap肯定会去!pap去了我当然也要去这是没有什么异议的!
“不错的引用啊kiddo,我为你骄‘傲’。”sans灌下一口沙拉酱,不动声色地说了个双关。
PAPYRUS抬头看了一下sans,眼里充满了怨念。
后者耸耸肩,加快了解决意面的速度。
他们最终还是在开幕前赶到了现场——毕竟pap是个有车的骷髅。
PAPYRUS的意面越来越好吃了,看来Toriel女士的特训十分管用。你开始考虑要不要去跟着学几手。

感恩节现场。
他们居住的街道临近的一个城区在感恩节当天充满了各种不同的活动,每一条街道都有多种多样的活动,数量之多,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总之开幕式是同Frisk等人一起看的,你甚至还和Frisk以及Flowey聊上了几句。开幕式后就各自分组游览,活动结束后去Toriel女士家里聚餐。嗯,行程真满,里面写满了和pap一起进行的项目——哦对了还有sans呢。

他们现在在一条有游行活动的街道里。他们的手上只有你没有拿冰淇淋。这两只骷髅说什么也不给你买,说是人类身体穿厚衣服的时候吃冰淇淋会容易生病。你愤愤地咬了一口手里自带的棒棒糖,咀嚼声大到旁边的两个骷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前方游行的队伍即将抵达,有不少的人挤到前面,手里还拿着相机,做好了随时拍照的准备。②你站在前面,本来站得好好的,冷不丁的不知道被谁一撞,脚下步子失去了规律,眼看就要摔倒在人群里,突然出现一只戴着橙色手套的手把你揽在了他的怀里。你还没反应过来,一大坨粉色的东西就凑到了你的面前。
“盖,你还好吧?幸好伟大的PAPYRUS及时赶到,不然你就要摔在人群里了。要知道跌倒在这种人群里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啊!”头顶上传来pap担忧的声音,你感到整个人都被治愈了,也不觉得那个撞你的人有多么罪恶了——至少那个人让你现在被pap揽在怀里。“这个,这个粉色的东西好像叫棉花糖,听说人类都挺爱吃的,我在想你会不会因为没有冰淇淋吃而闷闷不乐,所以就给你买了这个,”PAPYRUS有些语无伦次,“总之你就先拿着试一下吧。”
你受宠若惊地接过棉花糖,小心地咬了一口。糖丝入口即化,像白云被塞进了嘴里,但草莓的味道却在舌尖蔓延开来,缠绕着某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热度被你咽进了喉里。
“好吃。”你小小声地说。
PAPYRUS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叹了一下:“你喜欢就好。”
其实之前是不爱吃棉花糖的。因为棉花糖又甜又腻,而且还很大,往往吃不完。但是现在却是喜欢得不得了,甚至舍不得把剩下的吃掉。
这是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这个是草莓味的吧。以往吃的都是白糖弄的。
你感觉心跳得很快。
“盖!快看!游行花车上有个人在耍杂技!”PAPYRUS十分兴奋,“哇那是在撒礼物吗?好多人去抢哦!”
“嘿pap,”你抬头,“sans呢?”
“诶。”
PAPYRUS愣住了。
然后他松开了揽住你的手,十分抓狂:“啊啊啊啊啊刚刚不记得顾上sans了——”
“heya,bro,我在这儿,别担心,”sans突然出现在你身后,戴着蓝色手套的手里拿着三个小盒子,“而且我还带来了些感恩礼物。”
“你还知道说‘HEI’啊BROTHER!下次不要一声不吭的消失然后又一声不吭的出现好不好!会急坏人的!”PAPYRUS把他鲜红的围巾取下来围在sans身上,冲sans说道。
“好的bro,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sans把礼物塞到PAPYRUS手里,“毕竟我会学会凡事‘sans’而后行的bro。”
PAPYRUS对着他的兄弟怒目圆瞪,后者脸上笑容依旧,表情柔和,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呃啊啊啊啊啊!盖、让我们前往下一个活动地点吧!让我那懒惰的BROTHER在身后跟着!”
“好,好的。”
“嘿,盖,”sans悄悄靠近,把pap的围巾套到了你的身上,“刚才我的兄弟帅不帅?”
何止是帅,帅爆了好吗?
“……嗯,很酷。”你悄悄地把脸埋进了围巾里。嗯,阳光的味道,很浓。

这个懒骨头,那一把低音炮是最令人窒息的。本人没有自知就算了,还靠这么近,是想让耳朵怀孕还是怎样啊。你快步跟上pap,留sans一人在身后跟着。

远离无自知拥有低音炮的人,保护耳朵健康,人人有责!

sans无奈的耸耸肩,迈开脚步跟上前面二人。

2.
今天是个电影之夜。
不知怎么Alphys和Undyne突然来了兴致,带上了几部恐怖电影之类的,敲响了你们的家门。
然后,你们五个人,啊,是四个怪物和一个假人看了大半个晚上的电影。后来因为客房实在是挤不出来了,所以sans就出门把Alphys和Undyne送回家了。

哦,你问为什么不是pap或者是那个盖送啊,是因为pap被sans要求要去洗洗睡,而盖已经被恐怖电影无聊到睡着了。

咳咳,总之,临走前,Alphys与Undyne表示这次十分的尽兴,甚至还约好了下一次电影之夜的时间?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后半夜sans都没到家,而且这破天气甚至还打起了雷下起了大雨。风吹得窗户噗噗作响,雨滴淅里哗啦的敲在玻璃窗上,再加上不时轰隆噼啪的电闪雷鸣。Hmm,这天气还真不适合睡觉啊,特别是在看完好几部恐怖电影之后。这可是很容易让人想起里面恐怖而糟糕的剧情从而让人不易安眠的。

你是在半夜被轰隆而过的雷声弄醒的。看着这破天气,你并不是很有睡觉的意思,但你不想吵着隔壁睡觉的怪物,所以你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门,来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你喝着水,看着窗外的滂沱大雨,在心里想着,这可真罕见啊,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还能有这种规模的暴雨。

这时,从某个角落传来一声幽幽的呼唤:“盖……”
你喝水的动作一滞。
“盖……”
“pa-pap?”你勉强的从弱弱的呼唤中听出了点熟悉的音色。
你摸索着打开了一盏小夜灯。小夜灯暖黄色的光柔和的覆盖了一片地方。这时候,你看到了沙发上蜷着个东西,或者说是个骷髅。光是看影子你都能感觉到他很虚。
你心里咯噔一下: pap一连看了好几部恐怖电影,现在下暴雨雷声轰隆,又得不到充足的睡眠,pap的心理和精神都得不到充分的调和……那么看来现在虚大概是正常的了。
你焦急地赶过去拍拍那个骷髅的肩,问:“你还好吗?”
“不是很好……”
“你等等,我给你热杯牛奶,你先喝喝,等好点儿了你再尝试上床睡一下看看能不能睡得着、好吗?”你安慰他,并把你披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你抱了他一下,然后走进了厨房。

“热牛奶有点烫,小心点慢慢喝。”你端来热牛奶,放在茶几上。看着眼前的高大骷髅捧着热牛奶怼在嘴前,迟迟不饮,你又补充了一下:“牛奶要趁热喝才能起到好作用哦,但要小口小口来。”

你盯着骷髅把一大杯热牛奶都消灭干净后,把杯子洗干净,陪pap稍微地磕唠了一下,然后就让pap去睡觉了。但是pap在你离开他的房间时对你道的晚安显得很犹豫。你感觉到了接下来仿佛要发生的事情。

你懒懒的回到你的房间,缩进了你的被窝里,蹭了一下,本打算就此放空心神安睡的,但突然又是一道轰隆雷电,几乎是同时,你房间的门被悄然打开。

“呃,pap……?”你坐了起来,面对着洞开的大门前站着的那只骷髅。
“嗯,就是,这件事,有点,难以启齿,你知道吧,”PAPYRUS看上去十分的语无伦次,“我想问,我能不能,嗯,就是,就是…”
然后他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你几乎不能够听到最后的几个字是什么。
于是你好奇的要求pap再重复一遍。

“诶呀就是想问能不能,嗯,就这一晚,请你陪我睡一觉……之类的…。”
“可以吗?”
“自己一个人有点怕……”
“轰隆——”窗外的雷声突然又变大了起来,映衬得PAPYRUS的脸仿佛变得更加的苍白。
“pap,你怕打雷吗?”
你看到了PAPYRUS艰难的点头。
“那好呗,我床上稍微挤一挤还是可以给个地方你睡的。”你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打了个哈欠,又拍了拍右侧的空位,“快来哟,我估计我快要睡着了。”
PAPYRUS好像得到了什么重要的承诺,把门带上之后一溜烟窜到了你的被窝里,并且一脸期待地把一本书递给了你。
你满脸疑惑的接过,在借助小夜灯的微弱光线下,你看清了书名——③《毛茸茸兔子历险记》。你突然想起有一次在和sans聊天的时候,那个懒骨头有提到pap最喜欢听的睡前故事……好像就是这个。
你心情复杂地看向pap,正巧对上后者一脸期待的目光。你看起来是经受不住来自pap的眼神诱惑,翻开了这本书的第一页。
这一夜雨声淅沥,风声渐弱,两人睡得十分安稳。

据说当时sans到家后为这两个睡了一天的家伙十分高兴“骨”了个掌,并当着pap的面感慨说pap终于懂得什么是“睡觉”了。结果可想而知。

3.
今天很奇怪。
一大早上起床就只见桌上放着两盘意面,而且旁边还有两张字条,上面标注了早餐和午餐。
真的很奇怪。sans可以说是很少往外跑的,而且sans的房间整洁得可怕,里面遍地的袜子全都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pap很少中午不回来的、几乎可以说是每天中午都会回家,但是这一次却。
你感觉到了异样。
但是你选择了不在意并潜心于物理教材。但实际上你根本看不下书,也不可能不在意。
你开始满屋子寻找他们外出的原因。
意大利面面条储备充足,番茄酱沙拉酱等各种风味调理十分充足,纵横字谜和找词游戏的书这两个骷髅每个骷髅都还有一大摞没写完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pap贴在冰箱上的一张字条和sans贴在电视机上的便利贴,内容分别是“如果我们傍晚还不回来的话,请去Toriel女士的家里去解决晚餐吧!”“kiddo,或者我觉得你也可以选择去Tori家里找我们回来。”
……得吧?还挺神秘的?你耸耸肩,决定按pap和sans所强调的那样做。

于是你这一天都在电视机前虚度了人生。虽然很是煎熬就对了。明明猜到了什么但却不能去证实,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不是吗。你抛弃了你的物理教材。等你反应过来之后,你的内心充满了对物理教材的惭愧和内疚。

而现在——
已经六点半多了,是时候去Toriel女士家走一趟了。你换了身衣服,十分认真地整理了一下你的着装,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想这么做,但你还是这么做了。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这样可能过会儿会起什么作用吧。
管他呢。

你出门拦了架的士,花了点钱,虽然能更快到达目的地,但你依旧觉得很可惜。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你脑子里想的都是——如果司机是pap就好了,这次是肯定是免费的。这么说来的话……这个司机,总感觉和pap很像啊,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讲,都很像啊……除了声音。你下车的时候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个出租车司机,你从那个司机的脸上看到了奇怪的笑容、职业笑不带这样的吧?……诶不是等等,这就是pap啊????那我钱不是白给了吗???

你轻轻地推开了Toriel女士家的大门。四周静悄悄,一点声音都没有。你“啧”了一声,在心底开始觉得事情麻烦了起来。你打算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找一下那两个骷髅兄弟。
正当你准备转身离开时,你身后的大门突然“碰”的一下关上了。
你感到十分惊恐。这是要闹哪样啊?
突然,黑暗之中亮起了一点火光,那个火光吸引了你的注意力。火光在空中绕了个圈,然后落在了一个烛台上。火光顺着烛台走,烧出了几个字。
这是十分浪漫的一幕。你认为你这一生本来都不会遇到的事情出现了。虽然这应该是用来对心仪的女孩啊男孩啊表白时用的。
那几个字是——
“生日快乐啊,盖”
烛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正如当初照亮整个客厅的小夜灯一样。整个房间洋溢着热气和柔和的光,然后这些光打在你所熟悉的每一个人的脸上,从刚掉入地下世界结识的Frisk开始,到Flowey、Toriel、sans、PAPYRUS等等,一路上你做了什么,你背负了什么,他们都经历过,但最终他们遗忘了,你却记得一切。
难过吗,不难过。
被天使关怀的感觉如何?是不是棒极了?
是啊。你闭上眼睛。忒棒了。

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趁你还在神游的时候,冲上去抱住了你,然后在你笑着叫着松手放开的时候,在你耳边大喊——
“生日快乐!”

5.
生日快乐啊老盖。
(14岁就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了开心吗)
(又老了一岁感觉是不是超美妙的!)
不知道写了啥,总之聊表心意吧w
写着写着就突然不想写但还是以一种十分奇妙的文风坚持了下来这连我自己都觉得十分奇妙啊hhhhh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不知您是否食用得还愉快呢?

①:这个是那个帕厨自设表格上填的名字,我也没怎么按自设的性格来?因为脑子有点乱嗯。有机会的话会修文的

②:这个大概,是非常经典的少女系小说的套路了,(女主摔倒然后男主在后面趁机以保护为名抱住女主)于是这里就想玩一下这个套路……希望不会被打吧hhhhh

③:这个还挺不确定的,因为只有一个朦胧模糊的印象,所以就先这样写上去了,后面纠正的时候如果错了(这个肯定出错)一起改正

评论
热度(14)
  1. 魔法少年盖★🌿Scarecrow🌻🌻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这个号!)谢谢瓶!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