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ecrow🌻🌻

【脆皮组】忆

我大概是吹爆吧wwwww

鹿仁子:

*辰砂视角
*内有大量原作内容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
*欧欧西赖我                                





──────────分割线──────────


今天醒得格外早,才傍晚啊。
那边的天上是……月人出现的黑点?
怎么会,明明已经是傍晚了,月人不应该在这时候来的。但……不反抗也无所谓了吧。
他们攻击的那个方向是,磷叶石?!
这个蠢货!
我冲过去张开水银屏障,挡下了那些朝着他射来的箭矢。“我还奇怪为什么会在黄昏月人时来,原来是你啊,三半!”回头一瞥,只见他茫然无措地跌坐在草地上。
撑起水银屏障,月人射下的箭全挡在了水银上。“可恶,为什么,明明只要我在呼吸,土地和草就会死去。不想再污染,不想再被看到,这么,耻辱的一面。”还是……被看到了啊。
不想再战斗,不想再战斗,明明不想……再战斗了……
啧……赶紧解决。
借助水银的力量跃起,放出大量毒液将月人淹没击退,之后便不受控制地下坠。
啊啊,就这样落下去吧,这样也好,就这样……
啊?什,什么,那家伙竟然将博物志……递给我吗……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他递过来的博物志,但,三半就是三半,终究还是拉不住我,断了双臂。
“多管闲事。”我拿着他的手臂和博物志走向他,在他滑下悬崖之前拉了他一把,自己的手臂却因碰撞而碎裂。
在他惊诧的目光中,我不紧不慢的说:“在28人中,我是最差的,硬度二。”
就算是三半,也比我好的多啊……


他又出现在了虚之海角,自己美名其曰工作需要。
“还没吸取教训吗。”我不满的说着。这么脆弱,又是月人喜欢的薄荷色,有谁能整天保护你啊。
“你才是,为什么还在这种地方,这里危险得连金待着都会被带走吧!”
“没错,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等着被带走。”我接下他的话,“或许在月球上,我会拥有自己的价值。”
“我一直等着,但是没有人来。”
“可昨天你一出现,就那样了。”
“真羡慕你,连敌人都喜爱你。”
我别过头去,皱着眉头说,对他,也是对我自己。
只要“活着”就好了,我明明是多余的,明明是不被需要的。这种情感,已经闷得快发霉了。很可笑,不是吗?我的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存在,连敌人都不屑于带走我。
啧,说了和他很多不该说的啊。
我岔开话题说了些关于编撰博物志的事,也跟他讲明了自己的状况,丢下一句“别再来妨碍我了”就转身离开。
“我希望你来帮忙!”他突然又喊住了我。
真是个烦人又难缠的家伙。
“我拒绝。”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好,那么,我一定会找到比夜间巡逻更快乐,只有你才能做的工作。所以,别再说想去月亮上了!好吗!”他朝着我喊道。
我不回头,一步步地走远。
是吗……只有我能做又快乐的工作。呵,真是会说大话啊。
果然是个轻率、鲁莽的蠢货。


我皱着眉头望着草地上被风吹得唰唰作响的博物志:“我就觉得吵得睡不着,结果是这玩意被落下了吗。这家伙是有多漫不经心啊。”
低头看了看那博物志:“难看的字,图也乱糟糟的,内容……”
又一阵风吹过,似乎是刻意的,将博物志吹着翻到了最后一页。
那天我在他递过来的博物志上留下的手印赫然呈现在眼前。
啊……啊……真是……困扰啊……
想离开黑夜。不可能的,不能相信。这种笨蛋的话……不能相信……可,第一次,有人关心我的工作,真正属于我的工作……我的……价值。还是,抑制不住的、意外地抱有一丝期待啊……
为什么毒液从眼眶里流出来了?以前从来没有过……我……啧。
“可恶,这种东西……”戴上手套附身拾起那博物志。我的,工作吗……


他没有经过老师的同意擅自跑到海里去了。
突然跑到海里去要做什么啊,大家都在找你啊,笨蛋,只会给人添麻烦。
“有什么,对了,可能是去找丘陵上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东西。”白天戴雅来找我时说的话在脑海里回荡。
……与我无关。不管,这种人,索性消失了才好吧。
明明缠人、麻烦、任性,只有幼稚、拙劣、轻率的想法,愚蠢迟钝,什么都做不到。
最讨厌他了。
“不是我的错。”
“海里,”他的声音。
什?!猛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残破不整的他。
“海里没有适合你的工作,对不起。”
适合我的工作……海里……下海……他……
“明天,明天我会更努力的,原谅我。”
“不要。”我背过身去,毒液……又抑制不住地流出来了。
真是……真是个笨蛋,找什么工作,还弄丢了双腿,想把自己也搭进去吗!
不过是蠢货一个,为什么会在意他那个不可能实现的承诺,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他啊。
面对他残碎的身体,这幅狼狈的样子,自己一句话、甚至是一个词都说不出,只有毒液不住地流出眼眶。
胸口……感到好疼,好疼……为什么……


再一次见他,他连双臂也换了。
这个气质,还是那个蠢货吗。
“你,你好,早上好。”
“连双臂也丢了啊。”我责怪似的地紧蹙眉头,指了指他的手臂。
“不,只是转换一下心情。”
“为你找工作的事情很顺利。”
“不不,意外和没想到的情况真的一直……”
“与我无关。”说完便转身离开。
尴尬的寒暄,蹩脚的谎话,要做什么啊。
为什么要说谎,忘掉了吗?
换掉双臂,一定丢失了很多记忆,可明明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事啊,却忘掉了吗。那为什么要承诺,害我那么在意,自己却记得模糊不清,好狡猾,太过分了。
真是的,为什么要在意这种事,烦人。
再说,他变了啊,变强了吧。
似乎已经不大认得他了啊。


“这个,是圆粒金钢石的吧。还有这个。”
将鞋子和那只不明物体一并扔向他。
“……辰砂,我认为老师应该隐藏了什么。”
“和月人的关系吗。”我接下他的话。他起疑了啊,以前的他是不会……算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和他说说也无妨。
“你知道吗?!那为什么……!”
“大家都知道。”
“确切的说,是隐隐约约感觉到,都不了解真实情况。缄默的同时,决定其中不管有什么不对,都相信老师。”
“你也是?”他在动摇。
“我正在判断中。”
“你打算怎么办?”抛出这句话,转身离去。
这些东西……还是让他自己思考吧。


“工作……”是夜,照常从岩洞中出来。还是,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笨蛋的博物志。
纸页被风来回翻动。
那个笨蛋,那个承诺……
真是的,说好了不能抱有期待。
扶着岩壁一步步地走着。攀上那岩,一抬头就对上了他的眼睛,以及他呆滞的表情。
下意识地抬腿就跑。
“辰砂,为什么要逃?”
“因为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一路被堵到高崖上,已经无路可退了。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你的工作。”
“正确的说,只有和你在一起才能做的工作。希望你能来帮忙。”
啊……是……真的吗……
终于可以离开黑夜了吗……终于不用做可有可无的工作了吗……终于……不是不被需要的了吗……
我的工作,只有我能做的工作。
不,不,少了,还少了一点……
“‘快乐’呢。‘快乐’到哪去了。”
“少了‘快乐’!”
那个不着边际却又让我抱有期待、无比在意的承诺——
“‘我一定会找到比夜间巡逻更快乐’‘只有你才能做的工作’”
“你是,这么说的吧?”我一字不落地复述出那天你对我的承诺,脸涨得通红。我啊,一直有记着呢,小心翼翼地记着呢。
“快,快乐是不可能的,完全不可能。快乐的要素为零。”
“抱歉,我想说的,是和我一起揭露老师和月人的关系的工作。”
“也太没意思了!”我愤怒地朝他吼道。果然,果然是不记得了,我早该猜到的。
“是吧,说说我想让你做什么吧。”他向我讲明了“工作”的内容。
我平静下来,对于现在的他,要理智面对。
我和他说明了背叛老师可能的后果。
他离开了。
看着他的完全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时,我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小声地:“其实,只是组队的话,倒是可以。”他,不会听到了。
“想离开夜晚,不可能的,不能相信。”我缩在岩洞里,将身体蜷得更紧,用余光瞄着那本依旧被风吹动的博物志。
不要再……抱有无谓的期待了,那个承诺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已经忘掉了。
……好疼啊。


之后很久没见过他了。
接着听说了他失掉头的消息。是为了夺回黑水晶的手而失去了头。而后在黑水晶的坚持下,老师同意了给他装上青金石的头。
没有先例。
这样,能醒来的几率几乎是零吧。
就算醒来,他还是法斯法菲莱特吗?
起码,不是我先前认识的那一个了吧。
我蜷在岩洞里,恍惚地看着那博物志的纸页在风中沙沙作响。
失去他了,永远再见不到了。
毒液从脸颊滚落。
真的好疼啊,疼得快裂开了。
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消失了也好吧……
消失了……也好……


有一百多年了吧,他还是没有醒来。
我依旧继续着夜间巡逻的工作。
已经麻木了。
前段时间听说了他醒来的事。
可以说是个奇迹吧。
有点……开心呢。不,有什么好开心的,不过那家伙运气好点罢了。
像往常一样坐在岩洞里,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猜,猜猜我是谁。”他把自己吊在洞口上,只露出一个脑袋——青金石的脑袋。
“这是提示。”他又放下了他的合金手臂。
“……一个连脑袋都被夺走的大笨蛋。”我皱着眉头淡淡地答道。
“答对了!”他笑道。
我们到了旷野上。
“从结论上来说,我没能找到说服你来帮我的契机。”
“脑袋被拿走都过了一百零二年了,你还记着那种无聊的事吗。”已经不在意那件事了,你过了那么久还要和我提起吗。
“你的事,我怎么可能忘。”
……是吗,骗人,明明就忘过啊。
他问了我关于他自己一百零二年前擅自下海的详细情况。
“……你,擅自被海浪冲到我所在的地方。跟装着巨大的贝壳玛瑙和一部分脸的容器一起。”
“只有这些,那之前和之后的事我都不知道。反正和我没关系。”
我建议他直接去问老师剩下的事,他思考了一番同意了,之后便离开了。
……立刻就理解了我想说的话,是青金石的影响吗。真是,变了不少啊,真的要认不出他了。


夜晚,一如既往的在海边巡逻。
那家伙,有顺利地问出来吗……
怎么最近老在想那个家伙……
“对你,说这种话也许很奇怪。”听到他的声音后猛地回头。
“我要到月亮上去一趟。”
他和我说了问老师的结果和他的打算。
“所以,要一起去吗?”他向我伸出手来。
到月亮上去?我要……和他去吗?去月亮上吗……
内心在挣扎。我动摇了。
其实去了也无妨吧,反正我是可有可无的。
悄无声息地抬起手来,正要搭上他的手。
“虽然想,这么说。”他话锋一转,将手收了回去。
是我……自作多情了吧,在现在的他面前,无论如何都要保持理智才行啊。
“但目前能想到的可能的登月手段实在太危险了,而且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总之先去看看情况。”
“回来之后想借助一下你的慧眼,那么先告辞。”说完他就渐渐走远了。
“去了,再回?”去了,怎么还回得来啊?
“没有先例,不确定因素太多,无法预测……”想要去了再回来完全不可能啊。
“不要去!”最终还是喊出来了。
听到了吧……他朝着我跑了回来。
“抱歉,风太大我没听清。”
“其实我本来想听听你的意见的,但你刚刚一言不发的我心里挺没底。”
“刚才你说什么?”
没有……听到啊……又是这样,我放下戒备、鼓起勇气说出来的话你都没听见。无论是上次同意组队,还是这次挽留你的话,你……都没听见。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勇气把这些话重复一遍了啊。
“路上小心。”


他终究还是回来了。
又是一个奇迹,不是么?
他回来这段时间都在和大家说月亮上的事。在游说么……事情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啊。
我依旧做着夜间巡逻的工作。
一成不变。
他却一直在变啊。
从洞中出来,现在的时间该工作了。
攀上崖壁,抬头就是他放大的脸。他的左眼在黑夜中放出诡秘的光,装束也完全改变了。
又变了啊。
“我回来咯,有前例了吧。”他轻轻地笑着。那种笑,太不自然了,让人感觉不适。
“你,打听到了吧……?”我一边撑着站起来一边说。
“老师真正的身份是人类的工具。”
“人类是过去曾经存在的生物,老师则是他们制造出来的道具,月人是这么说的。”
“到这里为止可以吗?”
“…………”我沉默着,思考着他刚刚说的话。
“嘛,很难跟上吧。请你听到最后吧。”
他说明了月人的根本目的。
“三天后,我就要回月球了。”
“我们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月球,让老师第一次产生动摇。只要能达成月人的愿望,我们一定能有巨大的改变。”
“这次我们一起去吧。”
什么啊。
“还有钻石、黄钻,还有其他人也一起。”
什么啊。之前是谁,说什么“别再说想去月亮上了”,现在又是谁,要和我一起去月球?
而且还带走了那么多同伴。
“这样老师也太可怜了。”
无视他惊诧的表情。
“我不会去的。”转身离开。


这两天他一直在烦我。
三番五次,喋喋不休。
“而且啊!月球也没有那么不好!我都去过了。”
“受到那些月人欣赏的你,不可能了解独自一人的心情。”我停住,回头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现在我已经很明白,你不是从前的他了。
“黎明前我就得回月球。”
“若是月球能抑制你身上的毒素,也不去?”
抑制我身上的毒素……这个假设,还真是诱人啊,那样就能摆脱黑夜了。
但是啊……之前有个蠢货和我说过“别再说想去月亮上了”这种话呢。
“不去。”我微微低下头,声音不大却很坚定。而后他离开了。
果然,我啊……守旧而不知变通,一直惦记着从前的那个笨蛋。而现在的他,一直在不停的变化呢。


下次见面,可能就是敌人了,法斯法菲莱特。


fin.
──────────────────
啊,终于写完了,难产了好久。
第一次写来发好紧张。
非常感谢可爱的你能点进来看完。
中间有些不同是因为我主要按漫画的剧情来写。
感觉辰砂和法斯真是又甜又虐,对彼此的情感都十分微妙。(爱死这对了)

评论
热度(53)
  1. 魔法少年盖★三鹿奶粉 转载了此文字
    哇你终于发文了!!:D
  2. 🌿Scarecrow🌻🌻三鹿奶粉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大概是吹爆吧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