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ecrow🌻🌻

【脆皮组】互换身体(上)

嗝半夜睡不着爬起来看看没想到就一下午没刷loft而已居然发现你更新了( ͡° ͜ʖ ͡°)✧
给你和脆皮组打callllllllllllllll!੭ ᐕ)੭*⁾⁾

鹿仁子:

*内容如题,是初法&辰砂
*很沙雕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蛤蛤蛤蛤嗝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好像撞梗了……)


─────────────────────
01.
        今天一醒来就被光晃到了眼睛。
        平时明明没有那么亮,好陌生的感觉。
        我坐起来,眯着眼,待眼睛适应光线的强度后,我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这是……在宿舍,而且不是在我的宿舍。怎么回事?明明昨晚我完成工作之后就回到岩洞里去休息了,谁把我弄到学校来的?而且这个房间……窗子迎着太阳升起的东方,阳光全都洒了进来,虽然灿烂得不像样,但不得不说是个位置很好的房间,光照充足。
        ……想不起来这是谁的房间。
        我翻身下床,无意间瞥见自己穿着睡衣。
        我僵住了。
        谁给我换的睡衣????!
        我感到脸上有一股热在不受控制地蔓延开来。
        算了算了,先不管这个了……我晃了晃脑袋,企图让脸上的热消散。得赶快离开学校,还是不要和大家呆在一起的好,不然我的毒液……
        我的毒液……我的毒液呢?
        我环顾四周,才发现那些我分泌出的、漂浮在空中的银色毒液消失了。
        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困惑地起身走向房间门口,一出门口就碰上了戴雅。
        “早上好!”戴雅笑着和我打招呼。
        “哦,呃,早上好。”……嗯??!我,我的声音怎么……我一时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今天起的好早啊,法斯,为了好好编撰博物志吗?不过你脸色不太好啊……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去找露琪尔哦。啊,不和你多说啦,迟了波尔茨又要数落我了。”戴雅朝我挥了挥手便跑出了学校。
         等等,法斯?编撰博物志?
         刚刚戴雅叫我法斯?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尖在朝阳里闪着好看的、薄荷绿的光。
        ……难不成……我……我现在在那个蠢货的身体里???!
        我杵在门口,脑袋里乱糟糟的,体内的微小生物在混乱地打转。
         冷……冷静下来,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个笨蛋,确认一下他是不是也在我的身体里。
         我转身回到房间,打算先换上制服再出去找他。脱睡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磨蹭了一番还是把心一横把眼一闭迅速地换上了。
         “真是麻烦……”我嘟囔着,不顾脸上又在迅速蔓延的热,逃也似的跑出了学校。


02.
         “喂!法斯法菲莱特!醒醒!”
         真是的……大清早的吵什么啊……
          “嗯——”我伸了个懒腰,又扭了扭身子,揉着眼睛不情愿地朝着声源处说:“干什么啦……现在才什么时候啊……这么早叫我起来什么事……”
         “真是的,给我清醒一点!”
        诶?这个声音?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这是……我???!
        我一下子睡意全无,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瞪着他。
        怎么回事?!他是……不对不对!我才是法斯法菲莱特!
        “怎么,清醒了没有。”对方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我一骨碌爬起来,惊慌地指着他的鼻子大喊:“什么嘛,你你你,你是谁啊!”呃诶?!我的声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吓得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啧,不要用我的脸摆出那种表情啊,看得我想敲碎你。”他皱着眉头叉着腰对我说,“我是辰砂。看样子,我们交换了身体,现在你的意识在我的身体里。”
        “什么?交换身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啊!”我疑惑地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地方我从来都没来过,高高的、秃秃的岩洞,洞口外面就是一望无际的海,但很少有光线照射进来,看起来死气沉沉的。
        我转向他,果然对着自己的脸还是不习惯啊,问:“呃……辰砂,这是哪儿啊?”
        他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答道:“这里是我平时休息的岩洞。”
        “辰砂平时为什么要呆在这种地方啊,这里暗暗的,都没什么阳光,让人很没精神诶。”我嘟囔着说,“和大家呆在一起不好嘛。”
        “…………”
        辰砂没有回答我,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微妙地变化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啊啊……那……那我们要不要先去……呃……找老师看看啊。”我小心翼翼地向辰砂提了个建议。
        “嗯。”他只是用鼻音应了一声。
        啊……我是不是惹辰砂不高兴了,又搞砸了吗。
         “发什么愣啊,走了!”我回过神来,辰砂已经走在洞口外面那条狭窄的石路上了。“啊,哦!我知道啦。”我一边应着,一边疾走两步跟上他。
        我走到那条路上时,往下望了望,高耸的峭壁下就是汹涌澎湃的海,浪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岩壁,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吓得一哆嗦,这么窄的路,一不留神就会摔进海里吧。
        “辰砂——”我可怜巴巴地喊他。
        他在前面停下,微微回过头来,不耐烦地说:“干什么,赶紧走啊。还有,不要用我的声音用那种语调说话!”“可是好高啊,我都走不动了!辰砂你平时就走这种路的吗。”我抱怨道。“……别说了,赶紧走吧。”他又回过头去了。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觉得他气场不太对,就默默地跟在他后面走着了。
        一番折腾后终于爬上了平地, 辰砂给我递过来一副手套。
        “什么?”我不解的望着他。“当然是给你戴上啊,不然我的毒液会污染别人的。而且你又不安分,谁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来,还是这样保险一点。”辰砂又皱起了眉头。
       我这才注意到漂浮在我周围的银色液滴。我接过手套,又看了他一眼,说:“辰砂,你用我的脸皱着眉头很不好看耶,这一点都不像我嘛!”
        辰砂白了我一眼:“那你用我的脸撒娇就很好看了吗?”“什么撒娇啊,我又没有……”我反驳他,他没有理我,转身向学校的方向走去:“把手套戴好,到学校时不要和其他人靠的太近,也不要到处乱跑。”我小声地抱怨了句“真是麻烦啊”,但是辰砂似乎听到了,他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我连忙追上他,陪着笑脸说:“辰砂,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我不喜欢戴手套,戴手套很麻烦!”但辰砂还是没有理我,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果然……我还是搞砸了。


03.
        “啊?要找老师吗?可是老师刚刚才进入冥想,恐怕今天是不行了。”翡翠议长摇了摇头。
        “这……”辰砂为难地低下了头,“我们有一件很棘手的事要麻烦老师……”
        “什么事?也许我能帮上忙呢,可以说来听听吗?”议长笑着说。
        “…………”
        “说出来听听吧,说不定我真能帮上忙呢。”翡翠说完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辰砂”,凑近“法斯”耳边小声说:“而且……辰砂也来了,这件事和辰砂有关吗?”
        然后“法斯”就红着脸迅速后退远离了翡翠。
        “哎?法斯你今天怎么了?平时有什么事你不都是吵着嚷着第一个和大家说的嘛。”翡翠不解地看着退得远远的“法斯”,脸上带着被嫌弃的挫败感。
        “那个……翡翠议长啊,那边那个是辰砂啦,我才是法斯哦。”法斯指了指自己。
        “……辰砂?”翡翠一脸震惊地看着“辰砂”,随即缓和下来干咳了两声说:“别拿我开玩笑了,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啊,虽然你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我很激动……”
        “是真的啦!没有在开玩笑!”法斯往前蹿了两步,意识到毒液又退了回去,“我和辰砂的身体互换了,现在是我在辰砂的身体里,辰砂在我的身体里啦!”
        “呃?……”翡翠一脸懵圈地看着两人。
        “……是这样的。现在我和他不知道要怎么办所以才要来麻烦老师。”辰砂叹了口气。
        “唔……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啊……那要不要去找露琪尔看看啊?虽然不太靠谱但说不定他会有办法呢。”翡翠无奈地挠了挠脸。
        “……那就先这样吧。”辰砂点了点头。
        “什么?互换身体?”露琪尔拧着眉头一脸狐疑地看着两人。
        “是真的啦!庸医,你有什么办法吗?”法斯凑近了一点说。
        “啊,等一下,也就是说,现在你是……法斯,而你是辰砂,对吧?”露琪尔指了指两人。“哎呀,第一次看到表情这么……丰富的辰砂和这么安分的法斯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露琪尔扶额叹息。
         “…………”辰砂不声不响的转过身去。
         “哎,庸医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嘛!”法斯又凑近了一点儿。
         “这个……要不先把你们两个敲碎,然后再拼回来,等醒过来时看看意识有没有回到各自的身体里去。”露琪尔看着两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啊,我才不要被敲碎呢!露琪尔,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法斯耷拉着脑袋说。
        “其他的办法……暂时还没有。”露琪尔摇了摇头。
        “嗯……要不你们俩先睡一觉,看看睡醒时有没有复原?”翡翠在一旁提议道。
        “诶——还是议长有办法~我看庸医你就是想解剖我们两个吧!”法斯面带得意地看着嘴角抽搐的露琪尔。
        “……别拿我的脸做那种表情啊笨蛋!”一直沉默着的辰砂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嘛。呐,辰砂,我们去睡觉吧~”法斯看着辰砂扭捏地说。
        “不要。”辰砂满脸黑线地看着法斯,感到一阵恶寒,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脸这么欠打。
        “辰砂——要配合嘛,你不想换回来了吗~”法斯依旧不依不饶,拖着辰砂就走。
        “喂!你干什么啊三半!你以为戴着手套就可以不管毒液了吗!”辰砂想挣脱却发现使不上力气(法斯这家伙的身体体质太差了当然没力气了),于是被法斯强行拖去睡觉了。
        结果没过多久辰砂就拖着被拦腰打碎的法斯返回来了。
        辰砂低着头立在一旁:“…………抱歉,我一不小心就……”“……我知道了。”露琪尔叹了口气。“真的很抱歉,我的身体比较……给你添麻烦了……”辰砂小声地说。露琪尔说了声“没事”就开始拼被打碎的法斯。
        这俩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露琪尔一边拼合一边想着。


TBC.
───────────────────
非常感谢可爱的你能看完。
大概这几天会写下篇。
(没有脆皮粮嗑我要死了🌚)

评论
热度(54)
  1. 🌿Scarecrow🌻🌻三鹿奶粉 转载了此文字
    嗝半夜睡不着爬起来看看没想到就一下午没刷loft而已居然发现你更新了( ͡° ͜ʖ ͡°)✧给你和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