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ecrow🌻🌻

咖啡馆十五题

-这个!多cp向的!全员向的!有乙女元素的!但不是谈恋爱(????)!写着写着突然就放飞自我了emmmm

-刚刚没放出去我来电脑这儿试一试

-大写OOC十分的严重请注意

-写着写着被困意席卷然后睡着了这种事情我会说嘛

-迟到了一天的生贺我道歉(反复鞠躬)这儿六千字给您顺路拜个早年 @鹿仁子 

-题目有删改

 

 

1 奇怪的顾客

     “请给我一杯摩卡,先生。”

     “好的,请找个地方入座,这位美丽可爱的小姐。”你刚想点头寻地儿入座,但听到后面这个称呼之后不禁抬头看那个已经转过身去的侍者,然后瞬间就被吸引了进去。他嘴上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手里的动作一下一下的,从开始的温杯到最后的拉花,每一个动作都优美得好似跳舞一般。而且整个过程中,那位侍者的头发一直都在跟着侍者的动作有规律的轻轻晃动,特别是那一撮高高竖起的呆毛,简直像是附有灵性一样。

     “小姐?怎么了吗?”侍者端起了咖啡又放下,“您看着在下的眼神有点奇怪。”

       呆毛又动了一下。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觉得先生你的头发非常的活泼。”你尴尬的笑了一下。

     “因为本店规定吧台不能供顾客饮用咖啡,所以请小姐移步到您喜欢的位置。”侍者点点头,然后如是说道。

      呆毛!呆毛又动了!

      你抱着画本的手有点抖,表情也因为压制了想呐喊的冲动而变得僵硬而不自然,但是你还是一边回答着“好的”一边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你看到侍者端来的餐盘上多了一份红绿颜色的小袋子。

      侍者来到你跟前,端起摩卡放在你的面前,又放下了那个小袋子。

      你拿着这个精致的小袋子好奇地抬起头向侍者询问:“这个是?”

      侍者弯下了腰:“这个是本店圣诞节为顾客准备的小礼物,里面装的是纯手工制作的姜饼和一些随机的零食。”

    “随机的?”

    “随机的。大多是拐杖糖之类的,也有小贺卡,员工们包装的时候放入的都是自己为顾客精心挑选的东西。”侍者闭起了眼,你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在选礼物的时候到底在谈论些什么。 

      你把玩着袋子:“那这一袋是?”

   “是在下自己包装的——只为您一人包装的圣诞礼物。”侍者的回答一听就知道是在使坏,你本不想做出什么对此有回应意思的动作,但当你转头看他的时候,却一下撞进了侍者祖母绿的眼睛里,以温柔而著名的祖母绿色的眼睛里,现在装进了一些狡黠。

     你低下头,脸不争气的红了。

   “祝您饮用愉快。”侍者直起腰,微微鞠躬,走回了吧台。

 

     你呆在咖啡馆的时间里,几乎就在观察侍者了。不,更多的应该是侍者的头发。你在画本上画满了那个侍者和他富有活性的头发,完全不记得了来到咖啡馆的目的。

     侍者偶尔抬头,你们的目光偶尔会撞上,这时候侍者也仅仅是冲你微笑而已。你虽然会感到尴尬甚至有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仍是停不下画画的手。

 

     你在临走前问那个侍者,为什么只有他一个员工而且这个咖啡馆冷冷清清。

     你记得他是这么回答的——“他们都在忙。”

     你还记得你问了他的名字,他说他叫安迷修。

 

     安迷修在吧台的灯光下坐着,灯光把他的影子很短的打在地上。他伸手绕了绕自己挺立的呆毛,心里想着他的这个头发奇怪吗。

 

2 新来的工读生

      那天之后你就经常来到咖啡馆。一面是好奇安迷修以外的员工是怎样的,一面是觉得他做咖啡的手法很不错、你想偷师。

      今天你照例来到了咖啡馆,却发现吧台里并不是那个你熟悉的身影,而是一个看起来和你差不多高的带着绿色的帽子的少年。

      你心有疑问安迷修去哪了,但还是想安静点单。

      你看着那个少年,露出微笑。

      少年愣了一下,回了一个微笑给你,然后问:“您好,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请给我一杯摩卡,谢谢。”

   “好的,请等候几分钟。”

 

     既然不是安迷修煮咖啡,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观察的了,你这样想着。

     然后,安迷修的声音就出现了,像是在小声的和谁说话,断断续续,你听不大清。

     你抬起头望向吧台,看到安迷修似乎是在悉心地教那个少年煮咖啡。

     几分钟之后咖啡就被安迷修端了上来,你拽住了他的衣角,小声问:“那个少年是员工?”

     安迷修点点头,弯下腰来也是小小声的:“是工读生,今天刚来的,学过一个星期的咖啡,很多东西还不是很明了。”

   “而且还是店长的弟弟。”

   “诶……”你低头看了眼咖啡,端起,啜了一口,“这个咖啡味道偏甜了。”

   “那就正常了,因为那个少年喜欢吃甜食,”安迷修直起腰,微微鞠躬,“我会告诉他的。”

 

     吧台里的少年把你和安迷修的互动看在眼里,低头拿出了手机。

 

3 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

      “小姐,你不是想学咖啡吗?”

      “啊,是的。”

      “那在下问你个基础的问题吧,”安迷修眨了眨眼,“咖啡和牛奶的比例是多少呢?”

      “啊……一比四?或者说是一比五?”你思索着,不确定的说出了答案。

     “都不是、按照您自己的口味来加入适当的牛奶就好了,”安迷修环手抱臂,“自己喜欢的口味永远是最好的,您要有这份自信啊。”

     “那你煮的咖啡……”

     “是按在下自己的口味来调的,好喝吗。”

     “挺好喝的。”

     “所以啊。”安迷修笑着,“自己喜欢的永远都是最好的,这个在哪里都能用上。”

 

4 手握着手教磨咖啡

     “哇小姐!咖啡豆不是这样磨的呀!您这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怎么行啊。”

     “要稳一点啊,稳一点,不要着急,慢慢来,磨出来的咖啡粉一会儿细一会儿粗不行啊。”

       你暗暗地翻了个白眼。摇了十分钟的磨豆机是个新手都会稳不下去的好吧。

       一旁安迷修似乎是看不下去了,握着你的手一圈又一圈地摇着磨豆机的摇杆。你感受到了安迷修柔和的力道和均匀的速度,还有他的认真和你开始微微发烫的脸。

    “……好,这样来磨出来的咖啡粉的粗细程度就能够刚好合适了。”

 

5 虹吸壶的下壶爆炸了

    “金,这个虹吸壶的下壶不大对劲。”格瑞停下手里整理咖啡杯的动作,有点担心地提醒着自己的发小。

   “没事儿的格瑞!”金转过身自信拍着胸脯对格瑞回道。但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格瑞大喊着让他抱头蹲下,他不敢有疑,立刻抱头蹲下。在他蹲下的下一秒,那个虹吸壶的下壶就“BOOM”的一下炸开来,破碎的玻璃和滚烫的咖啡随着爆炸产生的声波四处飞散,躲在虹吸壶正下方的金躲过了大部分,但不免被沾染上一些。

 

       在靠窗的地方擦桌子的帕洛斯和他对面擦窗的佩利都被狠狠地吓了一跳,他们扭头对视了一下,佩利便继续擦窗,帕洛斯也继续擦桌子。

    “发生了这种事情,店长或是老板也许会生气吧。”帕洛斯擦着桌子轻声说。

    “诶,为什么啊。”佩利表示不解。

    “你想想看那两个人的性格就知道了啊,笨狗。”帕洛斯抬起头,摆出了死鱼眼。

    “哦。”佩利看上去已经习惯这个称呼了。

 

6 在拿铁的奶泡上拉出心形的花

       几乎是在雷德端起刚花了很久时间拉花的拿铁的同时,爆炸发生了。但是雷德手都没抖一下,只是在心里想着幸好刚刚拉花的时候没有爆炸并且朝着爆炸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格瑞已经在那里处理现场了,便不再管,向着祖玛跑过去。

      一哒哒、二哒哒……雷德脚步轻盈,迎合着店里放的歌曲的节奏来到了祖玛面前。

    “祖玛!猜猜看这是什么?”雷德把杯子放在祖玛面前的桌面上,有些神秘。

       祖玛把头从书里抬起来,在雷德充满期望的眼神下,拿起那杯表面覆盖着漂亮细致心形的花的咖啡,倒了一点到自己的咖啡杯里喝了下去。

     “这是拿铁。”祖玛回味着刚才入口的顺滑和甜蜜,毫不犹豫的回答。

     “对啦!”雷德笑得很开心,“那么作为你答对的奖励,这杯拿铁就给你喝吧祖玛。”

 

7 “我只喜欢蓝山”

      祖玛看着手里装着拿铁的咖啡杯,听着雷德的话,心里有点小纠结。

   “祖玛,怎么了?”雷德心里有点不安。

   “抱歉雷德,”祖玛手里依旧拿着咖啡杯,声音充满了歉意,“我只喜欢蓝山。”

   “哦……那真可惜。”雷德心里的不安成为现实了,他不开心,但是他看见祖玛又喝了一口,而且这次没有倒入她自己的咖啡杯里,“……诶?”

     祖玛捧着咖啡杯又喝了一口:“你的这杯热咖啡可以暖手。”

   “而且只要是你做的,虽然不是蓝山但也很好喝。”

 

     祖玛说完之后雷德罕见的没有接话,而且两个人的脸都在微微发烫。

 

8 酸掉的肯尼亚

     “安迷修!这是最普通的肯尼亚吧!”雷狮喝了一口安迷修端进办公室放在桌上的咖啡,差点没被那股直冲冲的酸味刺激到一口吐出来。

    “啊抱歉呐店长,我看到还剩下一些肯尼亚的咖啡豆便拿去磨了,”安迷修说话的时候态度特别诚恳,语气十分委屈,仿佛他并不是故意的,“您不是点名说要肯尼亚而且还让我速度快点嘛。”

      雷狮“啧”了一声:“我要的是肯尼亚AA而不是那些最普通的肯尼亚。而且我之前也说过的吧,如果没有肯尼亚AA了就不要在过来的时候给我带咖啡了。”

   “所以啊我的馆内总管大人,你到底有没有用心记住我这个店长的话啊。”

   “店长的话怎么能不用心去记呢,”安迷修笑得十分和善,“只是肯尼亚的咖啡豆实在长得太像了,香味也是十分的相似,我分不出它们的好坏啊。”

     雷狮挑了挑眉,我就不信你这个专业咖啡师还看不出来肯尼亚咖啡豆的好坏。

     但是他只是在心里讲讲,并没有在嘴上说出来。

   “我知道你还藏有肯尼亚AA的,安迷修。”雷狮把那杯半凉的普通肯尼亚往桌子两边一推,身子坐正而且还翘了二郎腿,神色严肃,“限你二十分钟之内把肯尼亚AA带到我的办公室,不然我就上报老板说你把最普通的肯尼亚拿给客人喝了。”

  “你可真是了解我啊店长大人,”安迷修轻笑出声,“如果只是要肯尼亚AA的话,我只用五秒钟就可以了。”

    雷狮表示他才不相信。

    安迷修从推进办公室的推车里拿出了被餐布遮住的那包肯尼亚AA咖啡豆,在雷狮面前晃了晃。

  “我说的是咖啡啊安迷修——不是咖啡豆啊!”

   “哎呀,又弄混了。”

 

9 上错食物

     “那个,服务生小姐?”你举起了手,那个红发的矮矮的少女便来到了你的身边。

    “怎么了,客人?”少女满脸疑惑。

    “上错菜啦……我点的是抹茶蛋糕,而不是苹果派啦……”你把苹果派往少女的方向推了一下,并顺路看了一下少女胸前的名牌,有些不好意思,“麻烦您了……艾比小姐。”

     “好的,我了解了,”艾比点点头,“因为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顾客变多了所以忙得有些晕头转向……请你谅解。”

     “至于这份苹果派,就当本小姐送你的赔礼吧!”艾比点点头,露出的笑容十分灿烂,“抹茶蛋糕马上就好,请稍等片刻。”

       你看着艾比的背影,心里想着这真是个活泼的女孩子。

 

10 研发新饮料

   “诶诶诶雷德,今天老板指名要你去研发新的饮料呢。”金擦拭着杯具,看到从更衣间里走出来的雷德,对他说。

   “指名要我?”雷德有点不敢相信。

   “是的,指名要你。”格瑞点点头,重复了一遍,但是没有停下洗杯具的手。

     雷德开心的几乎要飞到天上,他的研发技能终于再一次被老板看见了!

   “哦对了,老板还神色复杂的强调了一下,说是不要草莓。”金补充道。

   “诶——为什么,草莓明明很棒啊。”

   “因为前几次你研发出来的饮品全都是与甜腻腻的草莓相关,”安迷修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把菜单放在了雷德面前的桌上,“虽然草莓挺好吃的,也挺戳少女心的,但是你这有点过了吧?……”

 

   “整张菜单二十多款饮料就只有五六款不是草莓相关啊雷德。”

 

11 不靠谱的服务生

   “服务生——”你喊道。

   “怎么了渣渣。”那个少年有点不满的转身,走到你的面前,“要点什么快点。”

  “诶……一杯卡布奇诺。”你说。

  “……哈?格瑞来了?雷德!你顶上!”只见少年突然变得兴奋起来,随便招呼了一声便飞也似的走了。

  “你不要在意啊,老大他一看到格瑞就会变得兴奋到都不管手里正在做的事情了。”雷德走了过来,笑得温柔,“一杯卡布奇诺是吗,还要些什么吗?”

  “不了,谢谢。”

 

     怎么说、总觉得好像联想到了什么很不好的东西。

 

12 老板和店长

       据说老板是个不折不扣的单身汉,表面上裹着一层温柔的糖,但里面切开来看是黑得不能再黑的碳。而且是个榆木脑子,根本就不会撩妹子。在店里出现的频率也是低得可怕,简直就是游戏副本里出现几率低到可怜的幕后大boss。

      相比起老板,店长他们可就熟悉得多了。他是个强势的家伙。虽然很有教养,但是言行举止都能让人想到那种不良的痞子。店长大概是那种传说中的雅痞系男人吧。

      员工们在真正见到老板之前是这么想的。在见到真正的店长前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老板来店里突击检查的时候,身旁跟着个金发蓝眸双马尾的漂亮妹子,而且这两人交谈甚欢,员工们在假装工作的同时悄悄地偷听两人的对话,结果发现老板这哪里是榆木脑袋不会撩妹子,这简直就是撩妹王的转世啊。而且那个漂亮妹子还是金的姐姐,格瑞从小就和这姐弟两生活在一起。

       员工们看向金和格瑞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

       老板突击巡查那天,店长也从办公室上下来了。两个人进行了例行公事的交谈过后,店长拉出了安迷修让他煮三杯肯尼亚AA,安迷修哪里愿意,他现在的肯尼亚AA就只剩最后半包了,而且他和店长一样对肯尼亚AA情有独钟,交出肯尼亚AA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店长用眼神疯狂暗示安迷修,但安迷修却好像是没看到一样。

     最后店长和安迷修到楼上谈了一会儿,下了楼之后,安迷修就乖乖地把肯尼亚AA交了出来。

     谁也不知他们到底谈了什么,用的是什么样的方法。只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来两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挺不错,特别是店长,整个人神清气爽,安迷修与之相比就明显萎了一截。

 

13 企图搞事的客人

    “这位客人,本店注意上写了‘不准搞事’,请勿违反。”安迷修按住了企图搞事的那位客人的肩,笑容和蔼。

     “哈?你以为你是这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就能这么对我说话吗?”那个人十分狂妄,“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要在这里搞事!而且我不仅要在这里搞事,我还要把这个咖啡馆给砸了!”

 

     “……诶,衰仔,你说这人脑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居然有胆子在我们的咖啡馆里面搞事情,活着不好吗。”艾比看着安迷修和那个人的对视,扯了扯旁边埃米的衣袖,如是说。

     “姐,不要在公共场合叫我衰仔啦……”埃米摸了摸头,“不过有人想早点去黄泉也没办法啊不是吗。”

 

     “如果您真的打算这样做的话,在下一定会在对打的时候留您一手的。”安迷修有点无奈。

       那人不以为然。

       最后安迷修真的留了一手。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安迷修把人的手臂给整得骨折了。

       ……也仅仅是把手臂弄骨折而已。

 

       但是他这个月的工资少了二分一。

   

14 完美的柠檬芝士蛋糕

       安莉洁是整个咖啡馆里最出色的甜点师。没有人敢说她做的甜点不好吃,特别是有关柠檬的甜点。

       据说有人陪安莉洁出去采购过柠檬芝士蛋糕的材料,从此之后那个人就陷进了甜点的深渊。那个人就是我们美丽智慧的凯莉小姐。这两在安莉洁主动向凯莉提出要出去采购东西之前一直是水火不容的,当然是凯莉单方面的对安莉洁啦。

       结果回来之后这两个就彻底腻歪上了。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金发小伙说,当时他和他的发小在外工作,看到了凯莉吃了似乎是安莉洁为她特制的柠檬芝士蛋糕。“才刚吃一口凯莉就一副想要到外面大街跑圈的表情,凯莉吃了第二口之后似乎就已经上天了。”“凯莉一回来就十分自豪的说她和安莉洁成为好朋友了,而且十分快乐的夸赞着安莉洁的手艺,说她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柠檬芝士蛋糕’。”

      那位金发小伙是这样说的。

 

15 兼职深夜食堂的咖啡馆

       如果不是你偶然在外面和朋友玩得晚了,自己回家的时候又习惯性地走了有咖啡馆的那条路,你还不知道那间咖啡馆原来晚上还会兼职餐馆呢。

      你怀着好奇的心理踏入了咖啡馆里。不,现在应该说是餐厅了。

      餐厅里有一些人四散零星的成群坐着,也有几个人孤独地坐在几张双人桌上,默默地享用自己的深夜晚餐。四散零星坐着而且成群的那几桌渐渐的开始有了声音,他们都喝了酒,脸上或多或少都有红晕。

      诉苦声埋怨声叹息声啜泣声酒瓶碰撞的声音等等,所有的声音都混杂在一起。先是有规律的交织,然后像是交织的声音一点一点被抽去了丝,丝又团成了团塞进了你的脑子里。你趴在了桌子上。

      脑子开始有点变得昏昏胀胀的。

    “小姐请问我有什么是能帮助您的吗?”有个你没见过的紫发少年弯下腰来看着你的脸,眼神里满是担心。

    “一杯热水,还有菜单。”你说。

   “好的。”也许是听到你说话的声音充满了中气,那个少年听起来轻松了很多。

       然后你点了餐,送餐上来的依旧是那个紫发的少年。而且送完餐上来就坐在你对面不走了。

       你看着他,问他这是不是餐馆模式的一部分。

       他点点头。先开口和你聊起了天。

       你也顺着他的话茬聊了下去。

 

       这是个深夜食堂。就像《深夜食堂》这部电影一样,它的宗旨是让那些迷茫的人在这个餐厅进餐的时候,能够享受来自服务员的心理辅导,从而重新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

 

      “这个点子真不错,”你撑着下巴对人微笑,“是谁想到的呢?”

      “是餐馆的店长和他的伴侣想出来的,”紫发少年十指相扣,放在桌面上,“因为老板不想晚上也做咖啡,所以就让店长想个办法。”

     “餐馆自开张以来就一直保持着一定的热度,我们没有刻意宣传,而是选择让人们自己发现。这是营销的办法之一。”

     “为什么?”

    “如果是大肆宣传的话,虽然可以更多一波顾客,但是也会招来很多不好的家伙。”紫发少年摊摊手,“如果能让人们自己发现这家餐馆的话,他们就会好奇地深入了解这家餐馆,之后他们就会明白餐馆到底有多好。”

     “是因为好的东西人们都是藏起来舍不得拿出去分享的吗?”

    “是的,”紫发少年点头,“虽然可能有些绝对,这是店长鬼狐天冲和他的伴侣莱娜所透彻理解的道理。”

 

    “我叫紫堂幻,是这家餐馆的会计,”紫堂幻在你用完餐后介绍着自己,“如果你下次有心结或者是烦心事的话,大可以再次光临餐馆来找我。”

     你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店长?快起来,办公室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银爵的胃有点疼。

      “你别吵……我已经三天没有喝肯尼亚AA了……让我在生命的尽头休息一会儿吧……”雷狮的声音里充满了怠惰。

      “……店长,先前格瑞和金去确认了订单,现在已经有一批肯尼亚AA进回来了。”银爵皱着眉,“这件事可是你亲自嘱的,怎么就不记得了。”

     “……刚才安迷修那混小子说肯尼亚AA被雨淋湿了。”

     “可是今天是大晴天啊店长。”

     “那安迷修完蛋了。”

 

 

(不这不是我在吹,肯尼亚AA真的很毒,刚开始是酸的,到后面就会出现多重口感,就像是一堆味道在你的味蕾上跳舞。虽然刚喝会不习惯,但喝多了之后就会慢慢上瘾。)


评论(3)
热度(22)
  1. 三鹿奶粉🌿Scarecrow🌻🌻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辣!迟一点倒不介意 (´・ᆺ・`)总觉得你们对安哥的头发有什么偏见(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