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ecrow🌻🌻

依旧是双向暗恋

–依旧是ooc警告!!cp初法辰砂脆皮、校园百合向
-我暂时还没经历过高考所以所有相关都是在网络上搜索到的资料QAQ
-这算是过渡章之类写来玩的爽东西,我要写的东西比我想的要多🕊️
-咸鱼写手激情诈尸还债

-前文劳戳主页谢谢!!!我是真的搞不懂手机端超链接怎么加呜呜呜

1.

    高考如约而至,辰砂的高考非常顺利。她平静地考完之后就像一些高考完之后的学生一样,呆在家里百般聊赖地发着呆。她从客厅端了杯水回到房间放在桌上,拉开窗帘,让六月初柔和的阳光在一瞬间溢满整个房间。阳光下少许尘埃一起一浮,空气都显得静谧。
    辰砂拉开椅子坐下,像还在学校时的课间一样盘着手伏在桌子上,头习惯性地侧向有窗户的走廊的那侧——在家里就是现在阳光肆意涌进的窗户的位置。
六月初清晨的阳光并不耀眼,反而柔和得过分,似乎是可以直接大胆地用眼睛注视着光芒万丈的它都没有问题。

    但辰砂闭上了眼睛。

    她内心现在就隐隐涌动着期待。
    你在期待什么呢辰砂。现在高考已经结束了,法斯法菲莱特现在说不定在匆忙地准备期末考、应该不会一天打三次热水了,就算辰砂现在在学校的教室里坐着侧着头像这样神游也不会一定会看见那个薄荷绿脑袋拿着和她同款的红色水杯一蹦一跳地路过走廊去另一边打热水。
    在想什么呢辰砂、为什么会想看见她路过走廊去打水——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产生期待。

    值得期待的难道不是天文部七月底的活动吗?

    辰砂往臂弯深处埋了一点,放空脑袋,让思绪沉淀。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能想起那个绿脑袋。

2.

    辰砂高考完之后法斯的期末考也渐渐逼近了。她最近因为忙——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辰砂已经不在那间教室了——所以一天只去打一次热水。当然因为之前养成的一天三热水的好习惯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断掉、法斯才刚断了一天的热水就受不了了,感觉不喝热水浑身不舒服,所以还是拜托了玩的比较好的朋友郭斯特帮忙打热水。——当然是有条件的那种,因为郭斯特是图书管理员,所以作为帮忙打水的答谢、法斯放血会帮郭斯特做些杂活,想收拾书本整理资料这样的。
    说实话这要是放在以前法斯必定大喊头痛,但自从喜欢上辰砂之后法斯便很喜欢在校内图书馆里泡着。可是现在辰砂已经不在这个学校里了,法斯泡在校内图书馆里总难免有些不适——她们第一次见面算起来就是在这个图书馆。

    法斯看着桌上摊开的试题,没由来地开始心烦,便掏出了演算用的稿纸抓起一旁躺着的铅笔开始摸鱼。摸鱼带来的熟悉感觉令法斯渐渐平静,并想到了那个温柔似水皮肤白皙的人,于是凭借着对她的印象,一笔一划地将轮廓画了出来。
    法斯边画边回忆她之前和辰砂接触的时候,将轮廓细化,擦去多余线条,然后留下一个法斯印象里的辰砂、在那布满了草稿的纸上。法斯盯着纸上她画出来的辰砂发了会儿怔,回神后不禁感叹,如果辰砂还在这个学校里待着该多好啊。

    辰砂刚走的第一天,法斯高考假收假回校还是习惯性地拿着水杯绕远路路过辰砂教室看一眼辰砂顺便打热水,结果到那里习惯性看向辰砂座位发现没人时面对整层楼空荡而又安静的教室才想起来辰砂已经考完回家了。法斯还记得她当时的迟钝、她恍然大悟后失落了一整个下午。
    法斯把左脸贴在摊开的试题本上,双手自然下垂。

    七月底这么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辰砂啊——

3.

    说实话,七月底的阳光可比六月初的阳光来得耀眼。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离天文部看流星活动的日期也一点点地接近了。

    辰砂在等待七月底的到来时也收到第一志愿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此时也已收拾好了行囊有了安排。而收到录取通知书时她的反应远比她猜想中的要冷静,开箱的时候她甚至都在为自己冷静得过分的情绪感到吃惊,但是她很快就不再感到惊讶。

    反正是心里有数的事情、不用怎样想都肯定会是这样的结果啦。
    没什么好值得激动的。

    辰砂手里拿着烫金的折叠得像贺卡一样的录取通知书认真看着,嘴角渐渐上扬、露出了等待长久以来没有怎样露出的发自内心的淡淡的笑。
    她深深埋藏在心里的喜悦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点点发酵。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像是一条几近旱死的鱼终于得到了水、伤了翅膀的鸟总算痊愈在天空翱翔,又或是缺氧濒死的人突然畅快地吸入了甜美的氧气——那是一种思绪放飞未来的自由和极其美妙的解放。

    不激动什么的都走开吧、都是假的!

    接下来的日子辰砂依旧脚踏实地,但总难免感觉有点飘。辰砂知道她此时要做什么,她不会飘到天上去,但这种感觉已经足够让她险些遗失日期的概念,脑子里只有钟和表的指针一圈一圈转着滴滴答答地响。

    辰砂久违地看了看日历,现在离天文部流星雨活动还有一个星期。
    不知道法斯法菲莱特这时候在干什么。辰砂倚着书桌,光透过桌子上薄荷绿的杯子在桌上打出一片朦胧的绿色。

4.

    前一阵子一周内断断续续下的都是些滂沱大雨,只有一把伞的法斯自然是因为脑子记性差经常不记得带伞所以中了招——她鼻塞喉咙痛头重脚轻还时不时打两个喷嚏,黑水晶断言她肯定是感冒了,并拉她去了校医室找到了学校里大名鼎鼎的“庸医”开了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人确是庸医,反正按着她开的药吃了一个星期都没见有所好转。法斯难受了一个星期,她一直在嚷嚷校医室里的庸医有多垃圾、开的药连一个感冒都治不好。法斯周围的人都知道法斯和那个医生先前就认识、关系就算说不上亲密但也好歹算是好朋友这一级别了,认为让她说说校医坏话无伤大雅便也随她去了。结果法斯法菲莱特因为感冒迟迟未好一事质疑校医水准的事情传到了那位“庸医”的耳朵里,大家都以为会发生什么——确实也是发生了什么——校医拿着针管追着法斯满教室跑、说是“既然吃药没有用的话、把这一针打下去肯定会起作用”这样的话一把抓住法斯的手找准静脉擦酒精消了毒便将针扎了进去——法斯其实还挺怕打针的,一想到有什么细细长长冰冰凉凉又是金属而且十分坚硬的东西刺进身体里注射什么药或者抽出点血她就脚软,但这些除了法斯怕打针之外大家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法斯的感冒一下子好了不少,并对此为她感到十分的高兴。
    可惜天公不作美,法斯感冒刚好不少还没有几天,天空像泼墨一样的黑,一场酝酿了很久的雨“哗——”的一下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瓢泼下来。虽然法斯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甚至还吃了好几颗有些辣的姜糖带了杯热水,但还是因为天气骤冷和呼啸的狂风加重了她好了些许的感冒。
    事实上校医耸肩表示那晚上法斯没发烧就足以证明法斯身体的免疫力到底有多强。
    所幸法斯期末考试还是顺利地发挥了水平考了个符合一学期深沉努力的成绩。在经过紧张而长达一星期的等待后天知道法斯拿到成绩单颤着手认真读完之后的那一瞬间到底有多开心——几乎是快要头上疯狂冒花哼着小曲在课堂上撒开脚丫子跳舞了——而且实际上整间教室这么多欢笑声里就数法斯的笑声最拔尖。

    辰砂,我付诸努力这么久、总算是有所提高了!法斯的绿眼睛一闪一闪,亮着激动的情绪。她捏着红色的水杯,往嘴里狠狠地灌了一口热水。这一瞬间,或许可以暂时地把感冒丢掉。
    前提是你要忍着不吸鼻子不打喷嚏发出不和谐声音破坏气氛。

5.

    如果这一瞬间能和她一起分享就好了。

·最后一部分国庆节收假前或许大概应该也许可能会写得完放出来
·咕咕咕🕊️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