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ecrow🌻🌻

双向暗恋

-脆皮!!初法砂砂校园百合向_(°Ï‰°ã€âˆ )_
–还是ooc警告
–这次是重度ooc真的你们相信我咕咕咕,注意避雷

-前文劳戳主页谢谢合作!!(呜呜呜因为我不知道手机端怎么加超链接)

-辰砂
        æˆ‘喜欢一个女孩子。
        å¥¹æœ‰ç€ä¸€å¤´è–„荷绿的头发和一双翠绿眼睛,跳得像学校里金刚老师身边那只蛞蝓一样。不,或者说跟那只蛞蝓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绿莹莹的脑袋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从宿舍到走廊到教室到操场到饭堂甚至是澡堂,似乎都能看见她的影子。我曾经向黛雅提过这件事情,抱怨着这个绿莹莹的脑袋的无处不在,可黛雅却笑着说,她的活动时间一直与我们的活动时间相同。
       æ˜¯æˆ‘一直都没注意到她吗。

        å¥¹å«æ³•æ–¯æ³•è²èŽ±ç‰¹ã€‚是个初生牛犊的一年级小鬼。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辰砂理着手里的画纸,神色不变,“是戏剧性的恋爱小说里常有的桥段。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但是我不会松口的。”
      â€œè¯¶â€”—为什么啊。”美术部部长感到有些失望。
      â€œå› ä¸ºæƒ³ç€è¯´å‡ºæ¥ä¸¢äººã€‚”辰砂用手里整理齐的画纸敲着桌子,发出“笃笃”的声音。
      â€œæˆ‘跟那孩子聊过天了哟,是个蛮可爱的孩子。”部长收拾着颜料罐子,把它们按颜色顺序过渡着码放整齐。辰砂头也不回,将手里干净的画纸塞进塑料袋子里封上。
      â€œâ€¦â€¦é‚£ä¸ªç»¿èŽ¹èŽ¹çš„脑袋。”辰砂开始收拾桌上零散的绘画作品,心里想着之前听到的她的名字——法斯法菲莱特——但一想到黛雅在和自己共处一室却怎么也叫不出来,只能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动作藏好,“擅自出现在别人的生活里,打乱别人的情绪和计划,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我一点都不能理解你口中所说的她的可爱之处在哪里。”
      â€œè¯¶â€”—”美术部长发出了感叹,“那个孩子一个劲的在我面前夸你哦。”

      辰砂眨了一下眼皮子。

      “还说她会让你们的第一次见面成为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甜蜜的初遇秘密——这样的。”美术部长学着法斯当时的语气,拿起了抹布,“你们两个都不肯说啊——真是、弄得我心里痒痒的。”啊啊啊越来越好奇了但是都不愿意说让我心里好难受啊——

      â€œæ‰€ä»¥è¿™é‡Œï¼Œæ˜¯è¦è½¬æ‰‹ç»™äºŒå¹´çº§çš„那个见习部长对吧。”辰砂收拾齐了绘画作品,堆叠整齐摆在一旁并成功岔开了话题,“真不知道你们是怎样做得才能把这个美术室弄得这么乱,就像那个绿莹莹的家伙,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其实——你刚刚收拾的都是那个孩子的作品哟。”部长把抹布湿了水,又把多余的水拧回小水桶里,水声滴滴答答,小水桶里的水面漾起了一圈圈的小波纹。
       è¾°ç ‚闻言顿住了手上的动作:“你是说她一个人画了这么多?”
      “是啊,这些应该是被她抛弃的。”美术部长认真的擦起了桌子,“那个孩子开学还没有一个星期就在美术部信箱里投了好多好多的信要申请进入美术部,进入了美术部之后每天都在画画,像着了魔一样。但是画技突飞猛进之后就开始浑水摸鱼了——也就是进入一年级上学期的下半学期之后,谁都知道她从时候起都在画什么。”
        è¾°ç ‚想起她独自坐在小树林的秋千上看书时总能看见的那个噌噌动笔的绿莹莹脑袋,还有她悄悄比划自己的小动作……还有她自己莫名其妙的不知为什么每次去那里看书前都会换上自己喜欢的常服——心里甚至还会产生一些期待。
       è¾°ç ‚抿了抿唇,脸上莫名有点热。
      “但是我知道她从那时起在画什么。”美术部长咂了咂嘴,在小水桶里简单的搓了几下抹布,拿起来拧干了多余的水又继续认真的擦桌子,“她在画辰砂你啊。”
      “我也知道啊、那个绿莹莹的脑袋。”辰砂把画稿叠叠整齐塞进了透明的塑料袋子里密封好,“在小树林的樟树秋千上看书时我总能看到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每次的动作都弄得这么小、还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那……你不介意吗?”美术部长说,“毕竟那个孩子当着你的面画你哦。”
      “我为什么要介意、”辰砂“啧”了一声,“她想画那就让她画吧,反正都快要毕业了,让那个家伙再多开心一会儿吧。”
      “哦~我知道了!”黛雅笑意盈盈。
       è¾°ç ‚看了一眼黛雅,没好气的说:“你知道了什么啊。”

      â€œè¯è¯´å›žæ¥ï¼Œä½ ä¸ºä»€ä¹ˆä¼šçªç„¶å–œæ¬¢åŽ»æ¨Ÿæ ‘秋千呢?”美术部长好奇地扭头看向辰砂,“我记得你以前是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看书的哦。”
      “这个……无可奉告。”辰砂拿起那些画稿扬了扬,沉思片刻后又把它们“啪”的一下打回桌上,像是想到了什么,“……可能是因为那次写生吧。”
       ç¾Žæœ¯éƒ¨é•¿è¢«å£°éŸ³å“得抬起了头,而后又眨眨眼侧了头,问:“哪次?”
      “绿莹莹脑袋参与的那次,去小树林的写生。”辰砂双手撑着桌子,被捋好的头发缓缓地从双肩滑到脸颊旁,“我那时候刚好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低头看下去,那么多个颜色的脑袋最明显的就是那个薄荷绿的。我觉得那大概是她少有的安静的时候。不过不得不说,她安静认真的做某件事情时还是挺……可爱的。”
      “哦~”美术部长高兴地一拍手,“你总算是认同了!法斯听了或许会很开心吧。”
      â€œæˆ‘……”辰砂微红着脸,说得别扭,“我只是一时找不到形容词而已!”
      “诶呀我听不见呢——”美术部长捂着耳朵。
      â€œé»›é›…——!”辰砂佯怒,但又叹了口气。

        树上嫩嫩的叶子被阳光这么一照,透亮得能让她想起绿脑袋的眼睛。

       â€œé»›é›……”辰砂来到黛雅擦拭的木桌旁,把被黛雅堆叠在木桌下的调色盒拾起,放进了先前盛好热水的洗手池里。因为时间的流逝,热水已渐渐变成温水。这是一个让辰砂感到舒适的水温。
      â€œæ€Žä¹ˆå•¦è¾°ç ‚?”黛雅倒掉擦东西时用的那一桶脏水,抬起头看见辰砂站在洗手池前似是发呆便忍不住出声询问。
      â€œè¿™äº›è°ƒè‰²ç›’……你们难道没有用完之后及时清洗的习惯吗。”辰砂拿起排笔,用木头的那一端戳了戳已软化些许的颜料。
      “这些是部内的工具呀,公共的,专门为那些刚入部接触水粉的小可爱们准备的新手工具。”黛雅往桶里装了水,晃了晃,用手上的抹布擦洗着桶,“这一届的小可爱们没有养成用后洗的习惯,完成一幅作品后就兴高采烈地把作品拿走、将这些颜料盒遗忘了。”
      “之前波尔茨有凶过他们,之后大多数小可爱都回来把遗忘的颜料盒认认真真的洗干净了。但还是有几个不听劝的小家伙。现在要洗的就是那几个不听劝的小家伙遗留下来的调色盘。”
      â€œé¢œæ–™éƒ½å¹²è£‚了。”辰砂瞥了一眼水里安安静静躺着的调色盒,“你之前一直都不洗吗。”
      â€œå¹´çºªå¤§äº†å‘€ï¼Œâ€é»›é›…眨眨眼,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伸了个懒腰,“而且当时部内还忙着裁员之类的事情。我也挺好奇为什么这几个调色盒这么久都没有人洗。”
       é¢œæ–™ç›’的颜料被软化了。那些渐渐溶化的颜料开始在水里一丝一丝的出现,然后纠缠、交叠,再浮上水面。辰砂将颜料盒拿起,放在水龙头下冲洗。水压似乎不太够,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有些无力,辰砂只能用手一点一点将那些软化的颜料搓掉。
       é‚£äº›é¢œæ–™æº¶åŒ–在了水里,顺着水流流成了颜色分明的一片。辰砂洗的调色盒下像是生出了彩虹,那些不同颜色的部分挣扎着想保持自己的颜色,但最终还是在水流的撮合下融汇在了一起,顺着管道离开了辰砂的视线。

       è¾°ç ‚眼神迷离,手上动作不停:“黛雅,你说,喜欢一个人时……会做些什么呢。”
      “看到什么都能想到那个人吧,”黛雅把伸懒腰的手放下来,眉眼含笑,“心里会不自觉地向那个人靠近,也会一点一点被那个人填满。”
      â€œä¸è¿‡æˆ‘觉得吧,应该是无论是在谁面前都回出于害羞的心理不愿开口说出那个人的名字。”黛雅拉开凳子坐下,手撑着下巴,“哪怕那个人就站在面前等着你给他她打个招呼。”
       è¾°ç ‚把洗干净的颜料盒拿起,用抹布把水擦干,默不作声。
      “怎么会突然想到要问这个?”黛雅十指相扣并把手放在桌子上,然后眼睛一亮,“难不成——”
      “难不成什么啊。”辰砂瞥了一眼黛雅。
      “难不成你喜欢法斯?”黛雅接了话茬,眨了几下眼睛,满眼的期待。
      “你是不是最近恋爱小说看多了,”辰砂依旧在洗调色盒,看上去心里毫无波澜,但是能听的出来说话的底气有些不足,“波尔茨没有限制你阅读恋爱小说的量吗。”
      “拜托辰砂,我可是哥哥。”黛雅拍拍胸脯,“波尔茨不会限制我阅读恋爱小说的量的。”但是我会给波尔茨设宵禁。

      â€œè¯åˆè¯´å›žæ¥äº†ï¼Œâ€é»›é›…突然想起了什么,“法斯说她会去天文部的那个活动、就是到郊外露营看流星雨的那个活动——”
      “辰砂你会去吗?”
      “啧,”辰砂洗干净最后一个调色盒,甩甩手,“那个绿莹莹的脑袋去天文部活动关我什么事。”
      â€œæ³•æ–¯è¯´å¥¹æƒ³è¦åœ¨é‚£é‡Œç»™ä½ ä¸€ä¸ªç¤¼ç‰©ã€‚”黛雅看上去有些着急,“你总不能让一个一年级的孩子的期待落空吧?”
       è¾°ç ‚拿起手边的调色盒轻轻摩挲,不做声,似乎是在思考着。黛雅看着她,等着她的决定,这让她有些头疼。

      â€œâ€¦æˆ‘不——”经过漫长的沉默,辰砂终是开了口,但话还没说完便被黛雅打断了。黛雅看着手上的手表,惊呼道:“诶呀对不起呢辰砂——波尔茨说她今天下午四点有联谊赛、我说好了一定回去看的——现在都三点五十了——再不过去我可就要迟到了——”
      â€œé»›é›…——!”辰砂看着黛雅匆忙跑出美术部的门,赶紧追了出去,却在门口站住了脚。而黛雅还在说着什么“天文部活动的事情你就好好考虑吧”、“这次要是再迟到波尔茨就该没收小说了”、“美术教室的门就交给你关啦”还有“不要着急下结论哦”这样的话。

      â€œæˆ‘……”辰砂看着消失在楼梯间转角的黛雅,有些无奈,“真是的……好歹听人把话说完啊。”

       æˆ‘真的、不想去吗。

       è¾°ç ‚左手扶着门框,扭头看窗边被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声响的树,右手渐渐自然地握起了拳。

       æˆ‘应该是真的不想去吧。……起码是不想跟那个绿莹莹脑袋一起去。辰砂想着。

       é‚£ä¸ºä»€ä¹ˆä¼šä¸æƒ³å’Œé‚£ä¸ªç»¿èŽ¹èŽ¹è„‘袋一起去呢。

      â€¦â€¦æ˜¯å•Šã€‚为什么呢?


       åœ¨æ¥¼ä¸‹æ³•æ–¯è¹²ç€çœ‹æ—¶é—´ç»“果看到了下楼的黛雅,忙站起身围着黛雅迫不及待地问:“部长大人辰砂去不去天文社活动呀——”
       é»›é›…眨了眨眼,比了“ok”的手势。
       æ³•æ–¯é«˜å…´å¾—几乎想要把黛雅抱起来转圈圈,接着她想到了从来只有部长大人抱她的份这个事实。然后她就被部长抱了起来转了圈圈:“这真是太好了呢法斯!”
       法斯已经习惯了部长大人的巨力,因而保持着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提醒道:“波尔茨前辈的联谊赛啊部长大人——”

      â€œè¯¶å‘€ã€‚”



嘻嘻嘻嘻。
(发出了还债的声音)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评论(3)
热度(32)